牙买加 FACT 技术培训中心

牙买加:技术教育创造机遇

世界上最大的 FACT 培训中心在金斯敦开业

牙买加和德国发起人为此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事实证明一切都是值得的。自 2018 年 9 月以来,年轻的机电工程师们一直在牙买加前海盗港口金斯敦附近接受培训。对于这个新兴的加勒比国家来说,这些学员是其经济发展的希望之源。

Goran Miladinov 曾听到很多反对的声音。面对 Festo 走廊上他人的调侃(暗指雷鬼乐、脏辫儿和加勒比地区的温度),他会为自己辩护,但私下里却常常对自己的事业产生动摇。他曾在短信中写道:“Fritz,我已经拜访您这么多次了!我们还要坚持多久?” 牙买加的回答是:“您必须相信我们!再给我发一份报告!” 因此,这位 Festo Didactic 销售员再次拟定了一份提案,并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他在牙买加的商业伙伴 Fritz Pinnock——这已经是第 90 次了。这个故事是关于另外 89 次的。

它始于牙买加金斯敦港对面的一个沙质半岛。如果沿着沿海高速公路行驶,您会看到飞机从货船后面升空。自 1984 年以来,这个前海盗藏身地一直被作为海军军官的训练基地:牙买加海事训练研究所 (JMTI),1980 年在挪威人的支持下成立。挪威人还在全球其他九个港口设立了这样的培训中心。最终,只有牙买加培训中心幸存了下来。

牙买加总理 Andrew Holness 在 FACT 中心的开幕式上

牙买加总理 Andrew Holness(中)、教育部长 Ruel Reid(左)和 Fritz Pinnock 博士(右)在 FACT 中心的开幕式上。

圣 加仑:推陈出新

2001 年,这所学校更名为加勒比海事学院 (CMI),它在其他加勒比国家/地区设有分支机构,不仅培训水手,还培训消防员和飞行人员。但是国际上的技术发展得更快。牙买加人长期以来一直驾驶着金斯敦的机械师无法修理的汽车。七喜和百事可乐更喜欢带自己的技术工人去当地为其软饮料进行灌装。因此,在 21 世纪初,牙买加的失业率急剧上升。此时,在 15 到 24 岁的年轻人中,有三分之一都没有工作。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将犯罪作为他们唯一的谋生手段。预期寿命下降。

这时,Fritz Pinnock(这个名字有一定的欺骗性,因为他是个地地道道的牙买加人)成为了 CMI 的院长。当时 39 岁的他在英格兰学习并获得了博士学位,已经作为港务局的特使周游了半个世界,他希望他的两个女儿能学到更多知识,而不仅仅是法律。2003 年夏天,他的三名员工去了圣 加仑。这三名员工打算到第 37 届世界技能大赛上看看欧洲年轻人正在学习哪些技能。这届“职业奥运会”中的一个比赛场地立即吸引了他们的目光——工件像魔术一样移动,团队正在快速进行编程。这些都是 Festo 最先进的机电一体化工位。

回到牙买加,这三人对他们的所见所闻赞叹不已。但对于 Fritz Pinnock 而言,这远远是不够的。他亲自联系 Festo Didactic,想更多地了解 Festo 提供的实验室和教学设备。最重要的是,他想实现电气工程和气动实验室设备的现代化。预期费用是 30 万美元。从那时起,Pinnock 开始向加勒比石油计划发展基金会提交一系列的申请。

圣萨尔瓦多:物流新时代

Fritz Pinnock 的 Festo 联系人是 Goran Miladinov。当确定存在资金短缺问题时,Goran 建议他搭乘下一个航班到巴拿马,然后转机前往萨瓦尔多:“这样您就会明白,我们能做的不止是为您建一个不错的实验室!” 因为中美洲萨尔瓦多已经向前迈进了一大步;由于 GTZ(现为 GIZ)、西门子和 Festo 与政府开展的公私合作项目,那里已经建起三个机电一体化、过程和工业自动化实验室。Festo Didactic 推出了一门实践培训课程,用于培训讲师。

这还不是全部。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中美洲科技专科学院 (ITCA) 成为了第一个获得联合教育大学官方认证的 FACT 中心(Festo 授权和认证培训中心)。根据 Festo 的建议,ITCA 还为行业提供课程模块。西门子是第一个为员工预订培训课程的客户。Fritz 飞到萨尔瓦多,受到了这个想法的启发。这时候,ITCA 发展得很好,这不仅仅是因为行业培训带来了固定收入, 还因为它在学院与行业合作伙伴间架起了桥梁,让学院清楚企业需要哪些技术,并将这些主题纳入其课程。

回到牙买加,Fritz 向 Goran 索要一份新报价。除了三个新实验室外,他还希望 Festo Didactic 开发一个新的培训项目。因此,该项目的总价值上升至一百万美元。Pinnock 和交通部进行了谈话。他认为机电工程师拥有巨大机遇,尤其是在物流业。他相信金斯敦港将成为国际货运枢纽。“传统的工程师不再能胜任。”他认为, “另一方面,机电工程师要懂得各种学问。他们要成为控制技术以及机械工程、电气工程和编程领域的专家。”

乌拉圭和墨西哥:如今的收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Fritz Pinnock 希望交通部推动加勒比石油计划发展基金会赞助这项新计划。他抓住每个机会推广他的想法, 例如写文章、接受采访和发表演讲。他这样做,都是为了表明让当地教育适应国际标准有多重要:“我们的年轻人不再应只是寄希望于通过获得奖学金和出国获得公认的学位!如果我们能提供技术工人,那么我们也会吸引投资者到这个国家来。最后但同样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必再花很多钱请专家。”

但一切努力皆是枉然。Pinnock 的想法虽得到很多共鸣,但他的资金申请却从未得到回应。与此同时,第二个 FACT 中心于 2012 年在乌拉圭开放。但是在牙买加 CMI,学员们仍然在使用 20 世纪 80 年代的设备,而且年年如是。能毕业者众多,但却不是全部。

学员们的窘境让 Pinnock 更加坚决,他向加勒比石油计划发展基金会提交了更多申请。这时候,他的期望资金是两百万美元。这是因为 Fritz 听说 Festo 正在为墨西哥一所知名高校建造一座智能培训工厂。埃斯林根的 Goran 对此惊讶不已,但 Fritz 告诉他:“在我们的报价中加上这样一个实验室。两百万的资金!他们会认真对待我们的!”

金斯敦 FACT 现代学习实验室

未来,每年将有多达 4,000 名学员在最先进的学习实验室接受培训。

牙买加:第 91 次申请获批

经历了所有的起起落落之后,2016 年的政府更迭为 Fritz 带来了新的希望:总理 Andrew Holness 支持 Fritz 的愿景,对他来说,PLC 和工业 4.0 并不陌生。甚至连反对党也突然支持这个项目。之后,该发展机构向 Fritz 承诺,他们同意承担一半的费用。这是他第 91 次申请。

但对 Fritz 来说,这只是部分胜利。与此同时,他不仅仅是写申请。他现在拥有五个部门和一个经过学术认证的教职员工队伍,并且获得了大学认证。现在,作为加勒比海事大学 (CMU),各方资金纷至沓来。当 Goran 想要发送最终批准的设备来组建这三个新实验室设施时,Fritz 停止了整个交付过程。"他们同意为我们建一栋新大楼!" 他在大西洋彼岸欢呼着。

经过一年的时间,所有来自 Festo Didactic 的牙买加定制设备都放在埃斯林根的一个大厅里。Festo 的人已经开始担心当审计员看到货款时会说什么了,因为这些货物还没交付。但在最后,一切皆大欢喜。当世界上最大的 FACT 中心于 2018 年 9 月 19 日举办开幕式时,大家都到场了,甚至包括 2003 年去圣 加仑的小代表团。其中还有来自萨尔瓦多 FACT 中心的一名讲师。René Flores 搬到了牙买加,并担任 CMU 当地 FACT 中心的主任,目前负责管理那里的讲师。甚至在正式开放之前,百事可乐就预订了首个培训课程,并立即招聘了一名未来讲师。Fritz 和 Goran 不会为此烦恼。"这说明我们步入正轨了!" 对于未来发展,他们二人似乎有着宏伟的计划。

牙买加 FACT 中心

FACT——Festo 授权和认证培训中心
位于牙买加金斯敦加勒比海事大学

https://cmu.edu.jm/fact-centre/

Palisadoes Park
Norman Manley Highway
P.O. Box 8081 CSO Kingston

一月 2019

概览